大头游戏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资讯

游戏资讯

他是最伟大的兽人酋长,未曾在魔兽游戏中露脸,却被部落视为信仰

2021-04-26 01:02:02游戏资讯
大家好,这里是正惊游戏,我是爱吃瓜的正惊小弟。对于大部分魔兽玩家而言,粗犷宏伟的部落主城奥格瑞玛,不仅是一座由铁与血铸就的战斗壁垒,更代表着部落至高无上的光荣。尽管奥格瑞玛在5.0与8.0资料片中,都曾被人攻破过,但这也并不影响部落玩家将它视为坚不可摧的传奇主城。很多魔兽玩家不知道的是,部落大军之所以会选择以奥格瑞玛去命名自家主城,并将它打造成永不陷落

他是最伟大的兽人酋长,未曾在魔兽游戏中露脸,却被部落视为信仰图

大家好,这里是正惊游戏,我是爱吃瓜的正惊小弟。

对于大部分魔兽玩家而言,粗犷宏伟的部落主城奥格瑞玛,不仅是一座由铁与血铸就的战斗壁垒,更代表着部落至高无上的光荣。

尽管奥格瑞玛在5.0与8.0资料片中,都曾被人攻破过,但这也并不影响部落玩家将它视为坚不可摧的传奇主城。

很多魔兽玩家不知道的是,部落大军之所以会选择以奥格瑞玛去命名自家主城,并将它打造成永不陷落的战斗壁垒,在很大水平之上,仅仅是为了纪念旧部落时代最巨大的兽人战士,奥格瑞玛·毁灭之锤。

接下来,小弟来为大家好好聊一聊,这位不曾在游戏内抛头露脸,却能让部落战士将“鲜血与光荣”视为信仰的传奇人物。

奥格瑞姆·毁灭之锤是一位土生土长的德拉诺兽人,他虽然出生于热衷征伐与毁灭的黑石氏族,却拥有着其他兽人难以企及的战略目光、敢于打破惯例的勇气。

早在奥格瑞姆尚未成年之际,他便打破了兽人氏族战士不得有私交的传统,与来自霜狼氏族的杜隆坦结下了深厚的友情羁绊,两人还在穿越泰罗卡森林的冒险之旅内,意外地结识了兽人氏族的劲敌,神秘的德莱尼人。

最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奥格瑞玛与杜隆坦还博得了德莱尼人的尊重,意外地收获了先知维纶的祝愿与预言。

也正因为儿时奇幻的阅历,加上先知维纶的命运预知,令奥格瑞玛决意要打破毁灭之锤的传承,让这把锤子在赋予兽人战士元素之力加持的同时,不会令持有者成为毁灭部落的罪魁祸首。

可恰恰正是奥格瑞玛将毁灭之锤丢入熔岩池内,欲重铸这把神器的叛逆行动,为旧兽人部落招来了近乎毁灭的厄运。

这把毁灭之锤不仅没有被熔岩说吞噬,反倒使得黑石氏族的酋长黑手因冲进熔岩池搜寻神器,且毫发无伤的传奇阅历,成为了兽人战士眼中的“天命之子”,完成了一统兽人氏族的伟业。

而在黑手凭借从熔岩池内捞出毁灭之锤一事,将个人权威晋升到顶峰之时,他却在古尔丹的蛊惑下,欺骗所有兽人战士喝下了恶魔之血,让棕皮兽人的灵魂被恶魔所咒骂,变得更为嗜血与激动,只会麻痹地听从他与古尔丹的战斗指令。

紧接着,黑手在古尔丹的辅助下,开启了入侵艾泽拉斯的战斗。

奥格瑞玛虽然出于对古尔丹的不信赖并没有喝下恶魔之血,但他因为出于对黑手的尊重,并没有公然反对古尔丹与阴影议会的存在,最终酿成了好友杜隆坦被害的惨剧。

简略科普一波,杜隆坦同样出于对古尔丹的不信赖,他在暗中调查了阴影议会的举动,发明了古尔丹与恶魔交易的本相。

然而就在杜隆坦筹备向各大兽人氏族首领揭示本相之时,他却被黑手逐出了部落,在被流放的路上遭受阴影议会的袭击身亡,仅留下一个名叫萨尔的兽人婴儿。

而在奥格瑞玛赶去霜狼部落找寻杜隆坦商讨古尔丹一事时,他才得知了杜隆坦被害的资讯,通过种种蛛丝马迹将矛头直指古尔丹与大酋长黑手。

为帮好友杜隆坦报仇雪恨,奥格瑞玛趁着古尔丹昏迷的时光节点,一斧头砍逝世了旧部落第一任大酋长黑手,用武力要挟古尔丹与阴影议会就范,将他推荐为旧部落的第二任大酋长。

对于奥格瑞玛复仇这段剧情,暴雪给出的官方说明为,奥格瑞玛实在看不下去黑手对兽人武勇精力的蹂躏,加上入侵战斗的打响,令远征艾泽拉斯的兽人部落与人类联盟已结下了逝世仇,所以奥格瑞玛必需挺身而出,重铸兽人的鲜血与光荣,率兵打赢这场硬仗。

只不过,就在奥格瑞玛攻下奎尔塞拉斯,带着大军奇袭洛丹伦,即将击垮人类、精灵、矮人联盟时,古尔丹带着阴影议会打出了一发“背刺”,从兽人的后方大本营带着精锐,直奔萨格拉斯之墓,导致兽人后勤补给线被联盟军队所切断,失去了任何获胜的可能性。

尽管奥格瑞玛依然个人武勇,带队从联盟围剿之中杀出了一条血路,退守着黑石塔处,但腐烂不堪的战况却令他不得不现在自动出战,打算在正面战场上杀逝世传奇人类好汉洛萨,挫败联盟大军士气,来逆转全部战局。

可令奥格瑞玛没料到的是,虽然他在一对一决斗进程中,克服并杀逝世了联盟最高指挥官洛萨,但洛萨之逝世反倒是激起联盟将士逝世战的决心,令兽人战士在正面战场溃不成军。

黑石塔一战之后,奥格瑞玛被洛萨的副官图拉杨击败,送入了洛丹伦的监狱。

而后,又因为洛丹伦国王泰瑞纳斯召见的关系,奥格瑞玛趁着看守松懈的良机,在押送途中偷摸着逃入洛丹伦荒原,过上了隐居的生涯,直至与故友杜隆坦之子萨尔再度相遇。

在霜狼部落长老的指引下,奥格瑞玛以兽人老兵的身份,见识到了年青兽人萨尔,用激将法鼓起了萨尔重振兽人部落的勇气与决心,欲将故友之子培育成新一任的部落大酋长。

只不过,就在奥格瑞玛与萨尔机密从敦霍尔德监狱,解救兽人奴隶时,他们遭受了人类守军的伏击。

为能够保全萨尔的安危,奥格瑞玛上演了一出“我要打十个”的名场面,就在他即将八杀“超神”之际,人类士兵的长矛从背后贯串了他的心脏,终结了这位兽人战士的性命。

在性命的最后,奥格瑞玛向萨尔公开了他的身份,将部落大酋长的重担与神器毁灭之锤,一并交付给这位故人之子,盼望他能够带领兽人重铸光荣。

最后,为纪念奥格瑞玛对在兽人战斗与兽人起义期间所作出的贡献,萨尔不仅将他常挂在口边的“鲜血与光荣”作为新部落的信条,还应用奥格瑞玛的名号,去命名新部落的主城。

小弟有话说:单从奥格瑞玛的传奇故事来看,他无疑是比萨尔更称职的大酋长,如果没有古尔丹的反戈一击,或许这位兽人战士早已树立了驯服联盟的功业,将兽人的鲜血与光荣塞满了艾泽拉斯大陆。

一个正惊的问题:你还知道哪些魔兽城池背后的故事呢?

了解更多关于他是最伟大的兽人酋长,未曾在魔兽游戏中露脸,却被部落视为信仰,大头游戏网为玩家提供最新的游戏新闻、游戏攻略、单机资讯、游戏下载、游戏问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