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头游戏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资讯

游戏资讯

原田胜弘×青木盛治:传承的哲学《VR战士》系列的未来

2021-07-21 16:15:22游戏资讯
3D搏斗游戏的金字塔《VR战士》系列在不久之前于PS4平台推出了《VR战士5 最终决战》,但相比同类型的搏斗游戏系列《铁拳》,《VR战士》在这十多年的影响力日益虚弱。本次日媒4Gamer.net刊载了《铁拳》系列制造人原田胜弘的不定期连载「原田が斬る!」,本次的访谈对象是《VR战士 eSport》的首席制造人青木盛治。他们将在文章中讨论街机游戏的现状与未

原田胜弘×青木盛治:传承的哲学《VR战士》系列的未来图

3D搏斗游戏的金字塔《VR战士》系列在不久之前于PS4平台推出了《VR战士5 最终决战》,但相比同类型的搏斗游戏系列《铁拳》,《VR战士》在这十多年的影响力日益虚弱。

本次日媒4Gamer.net刊载了《铁拳》系列制造人原田胜弘的不定期连载「原田が斬る!」,本次的访谈对象是《VR战士 eSport》的首席制造人青木盛治。

他们将在文章中讨论街机游戏的现状与未来、《VR战士》传承的哲学与游戏开发商之间的合作等话题。

时隔许久,本系列终于迎来了新的一期。

本期的访谈对象是《VR战士 eSport》的首席制造人,来自世嘉公司的青木盛治先生。

《VR战士》系列是3D搏斗游戏的开山之作,可以称得上是原田先生制造的《铁拳》系列的竞争对手。

应当还有不少人记得,在过去的电子游戏厅中《VR战士》和《铁拳》针锋相对的场景吧。

玩家们也分成 “VR战士派”和“铁拳派”,日夜进行着看法的剧烈碰撞。

但是这样的热血时期也终于落下了帷幕。

《VR战士》系列自2010年宣布了《VR战士5 最终决战》之后就再也没有推出新作。

然而,在10年之后,2020年的东京电玩展上,突然颁布了一个名为《VR战士×电竞》的谋划项目。

《VR战士》的粉丝们在惊喜之余也搀杂着一丝迷惑:“《VR战士》系列真的要回来了吗?”“不不,也可能不是游戏”。

由此可见10年的销声匿迹对粉丝们还是造成了不小的影响。

随后,2021年6月1日,《最终战士5 最终决战》的PS4重制版《VR战士 电竞》上线。

曾经为《VR战士》燃烧青春的“VR战士派”玩家们也因此重新活泼起来,这些是大家有目共睹的。

VR战士回归”的要害是什么?为什么吹响回归号角的不是新作《VR战士6》呢?在过去的10年中一直走在3D搏斗游戏第一线的原田胜弘向竞争对手兼盟友的《VR战士》首席制造人发问。

大名鼎鼎的《VR战士》

原田胜弘:

这还是我第一次和青木先生面对面讲话。

我印象里的青木先生还是《边疆捍卫战》中的“奶牛人”的形象呢。

青木盛治:

我也经常关注您的推特和视频。

原田:

《VR战士》是我刚进公司时尽力的目的,也是我的竞争对手,是好的意义上的“敌人”。

这么说可能有点失敬,但是我感到《VR战士 电竞》阔别10年的登场实在是太晚了!粉丝们必定也是这么以为的。

青木:

确切让大家久等了。

10年……果然还是很长呢。

原田:

可能有些唐突,但是我想先聊一下我对《VR战士》的感受。

世嘉公司推出的《VR战士》真的是位于3D搏斗游戏的金字塔顶端,是我把它称作对手都显得我傲慢自大的存在。

在1990年代,如果我敢说“我要以《VR战士》为目的。

总有一天我要做出超出它的作品。

这样的话,必定会被骂“不要不识好歹了”。

我现在还记得,1996年,我的直属课长中谷先生问我“《铁拳》还有几年可以赶超《VR战士》呀?”。

那时我答复,如果我2年出1部新作品,那么至少还须要5部作品,也就是至少10年的时光我才干超出《VR战士》。

但即使是这样,我对自己的答复也不能说有绝对的自负。

《VR战士》就是这样特殊的存在。

4Gamer:

2年出一部新作品,在现在看来是很快的速度了。

原田:

在当时还是挺常见的,那真的是很好的时期。

游戏社区里的人们为了《VR战士》和《铁拳》处处针锋相对,但是那些负面的言论反而更加激起了我的斗志。

青木:

嗯,可以懂得。

原田:

但是在那之后《VR战士》系列不再推出新作,随着时光的流逝,《VR战士》玩家的态度也逐渐产生了变更。

在《VR战士》系列不断出新的时候他们都对我不屑一顾,然而突然有一天我收到了“原田先生,您来制造《VR战士》吧。

这样的私信。

当然,最开端我认为是在开玩笑。

4Gamer:

然后就逐渐变得不像是在开玩笑了。

原田:

是的,事实上在那之后我收到的私信逐渐变得认真起来了。

比如“您真的不能想想措施吗?”之类的,还有“能不能从世嘉那里拿到授权然后由您来制造啊?”“您能不能帮忙催一催世嘉呀?”之类的,总之就是有很多粉丝想要借助我的力气让《VR战士》系列回归。

4Gamer:

那大概是什么时候的事呢?

原田:

第一次有人这么对我说大概是在4年前吧,然后他们说的这些话逐渐变得认真起来大约是在3年前。

于是我就抱着试探大家口风的心态发了一条关于《VR战士》的推特,“《VR战士2》的配乐是很好,但是久违地听了听《VR战士3》的音乐,感到也很不错呢。

然后大家都很高兴,“原田先生谈到《VR战士》的话题了!”,这可是当时的那些“VR战士派”哦?

4Gamer:

他们不应当是“你就不要提《VR战士》了吧”这样的态度吗?

原田:

是的。

如果《VR战士》系列还在持续出新,我应当会收到 “你不要向《VR战士》献媚了”“求你千万别在《铁拳》里出《VR战士》的角色”这样的评论吧。

4Gamer:

但是这也正阐明了,这些《VR战士》的粉丝已经被逼到走投无路的状况了吧。

原田:

我以为他们只是太盼望《VR战士》出新作了,其实我自己也是这种心境,因为我也盼望能一直有《VR战士》这么一个竞争对手。

这样的声音是不是也传到世嘉去了呢?

青木:

我会经常去确认关于《VR战士》的资讯,确切有看到这样的言论。

虽然不是全员,但是还是有《VR战士》系列的开发者仍然留在世嘉,我也在看了原田先生的推特之后,感到到大家对《VR战士》的热忱还没有完整消失,在公司里面也有很多人感到“《VR战士》还可以再出续作”。

原田:

所以才有了这次的结果吧,自《VR战士5 最终决战》之后已经过了11年,能不能请青木先生从您自己的视角动身谈一谈《VR战士》打破这段缄默的始末呢?

青木:

我第一次听说《VR战士》新作的事情是在2019年的秋天。

我一方面有过去开发《VR战士》的经验,另一方面自己也是这个系列游戏的粉丝,感到“《VR战士》,那应当会很有趣”,于是就参加了新作的开发工作。

只是没想到这个工作这么累。

原田:

那确定是很辛劳的。

4Gamer:

青木先生您当时被选中的原因是什么呢?

青木:

当时我在以开发街机游戏为主的世嘉互动第二研讨本部,也就是AM2研发部工作。

另外世嘉游戏旗下的如龙工作室也要参与游戏的制造,他们是重要制造主机游戏的。

我既有在街机和主机两个平台上推出《边疆捍卫战》的经验,也有参与《魔法气泡 电子竞技》街机版开发的阅历。

可能他们是因此找上了我吧。

最终断定以电子竞技为核心,登录街机和主机双平台的制造方针是在2020年的2月,因此实际上的开发时光只有1年。

4Gamer:

那个时候疫情正好刚刚开端呢。

青木:

是的。

项目小组刚刚成立的时候正好是第一次紧迫事态宣言宣布的时候。

我们只能被迫首次尝试在家进行开发工作。

但是开发用的机器装备又不能带回家,那个时候真的是一筹莫展。

原田:

啊!当时不知道为什么还有人找到我来咨询这件事,当时大家都在为这件事发愁,“在家要怎么进行开发工作才好呢”。

我还和世嘉的工作人员分享了万代南梦宫实行的办法。

青木:

是啊,是这样。

总之由于各种原因,我们在家开发的工作步入正轨已经是2020年5月的事了。

而且世嘉互动和世嘉游戏在工作文化上果然还是存在差别,双方员工混淆,而且还是远程办公,将大家整合成一个团队花了不小的工夫。

原田:

在远程的前提下还要去融会两边的组织文化,想一想就头痛了。

青木:

真的,而且这是我第一次阅历游戏在全世界范畴内同步上线,外加双工作室机制和远程开发,使得累赘更重了。

但是我也不能轻言废弃呀。

原田:

有一点我有点在意,就是在2020年游戏颁布的时候,里见先生强调“首先我们从日本国内开端”。

在面向全球已经是理所当然的现在,会让人不禁思考“这是什么意思呢?”。

当时是还没有决议要在全世界范畴内同步上线吗?

青木:

也不能这么说。

其实在游戏临颁布前我还在考虑要不要把“首先”这两个字放到宣扬稿里。

原因其实在于日本和海外的游戏社区对于电子竞技的见解的不同。

在今天的日本,打着电子竞技旗帜的游戏不在少数。

但是海外的玩家好像比拟反感在发售之前就单方面发布“这是电竞游戏”这样的做法。

原田:

这个我可以懂得。

他们以为电竞化这件事是由玩家社区决议的,而不是由游戏厂商决议的。

青木:

所以我们将日本国内版命名为《VR战士 电竞》,海外版则以《VR战士5 终极对决》的名字推出。

虽然我们在海外不应用电竞这个词,但是也不消除自然呈现电竞化趋势的可能性。

因此,我们才应用了“首先我们从日本国内开端”这样的措辞。

原田:

那么在日本国内也应用《终极对决》这个名字不就好了吗?

青木:

从《魔法气泡 电子竞技》开端,公司无论是对内还是对外都会有意识地去宣传电竞游戏的概念,我要优先斟酌公司的这一方针。

其实我自己对这件事并没有很执着,究竟如果两边用不一样的名字,我的工作量也会增添。

原田:

说起电子竞技就会让人联想到对战。

无论是《街头霸王》还是《铁拳》都会举行职业巡回赛、世界巡回赛这样世界范围的大赛,这须要包括游戏社区、援助商在内的强盛的关系网络才可以做到。

我感到如果没有这样的系统,也很难宣传电子竞技的概念。

关于这一点你怎么看呢?

青木:

我们现在马上就可以在日本和亚洲范畴内展开运动,但是如果要涉及到欧美,那应当是“未来”的事情了。

在欧美地域也有《VR战士》以前的游戏社区,我们盘算在这方面逐渐推动。

原田:

本来如此,有一种从玩家开端自下而上开端的感到呢,真的是面向“未来”的再启动

从两种组织文化的联合中出生的《VR战士 电竞》

原田:

可能有些偏离话题,但是在开发游戏的时候会不会有公司里的人过来跟你们说“让我先玩一玩”呢?

青木:

有的。

我们的开发情形不仅对公司外部,对公司内部也是保密的,而且我们还是远程开发,明明应当没有多少人知道的。

原田:

因为《VR战士》的粉丝们一直都是翘首以待呢。

我们公司之前的《VR战士》玩家们也都聚集起来了,他们还经常跑来问我,“原田先生,你手上有没有什么资讯呀?看外包工作室的动向能不能推测出点什么来?”。

4Gamer:

听说《VR战士》在制造新作,那当然会很关怀啦。

原田:

和我真的没什么关系啦。

但是,在资讯颁布后,只有我是毫无顾虑地表示出开心,《VR战士》的粉丝们还是坚持着必定水平的警戒。

有人跟我说,“原田先生,这会不会是个连搏斗游戏都算不上的手机软件啊。

还有什么来着?

4Gamer:

……还有人说那是“电竞战队的名字”、“能量饮料的新品”之类的。

原田:

是的,就是这些。

还说什么已经“不想再扫兴啦!”,感到大家像是受了情伤不敢再谈恋爱了一样。

青木:

在《VR战士 电竞》宣布之前,原田先生还邀请我们加入“日本搏斗游戏厂商结合会”。

但是当时由于我们不能对外流露任何资讯,只能忍痛谢绝了,真的很负疚。

原田:

但是你们好像沉思熟虑了很久的样子。

青木:

是的,我们切磋了一周左右的时光,回复的邮件还是由我来写的。

原田:

所以我们反倒是感到“这是要有什么动作了吗?”。

如果真的没有任何动向,就没有迟疑的必要啦。

青木:

我们也在想这会不会让你们感到我们 “真的在做了!”而觉得愉快呢。

原田:

在日本搏斗游戏厂商结合会的Line群聊里面,也因为你们迟迟没有回信,大家都在说“这确定是有什么动作了吧”。

如果你们谢绝得更干脆一些,新作宣布的时候我们确定会更吃惊的。

4Gamer:

关于《VR战士 电竞》原田先生您还有什么想问的吗?

原田:

这次的游戏做成了PlayStation Plus和PlayStation Now的会员可以不付额外的费用免费下载的情势,这个也是很顺利就决议了吗?

青木:

并不顺利……关于这一点我们也做了很多探讨。

比如“正好是世嘉60周年,要不要干脆收60日元算了?”之类的。

但是我们还想增添更多年青一代的玩家,为了让尽可能多的人玩到我们的游戏,我们决议这次采取这样的情势。

十几岁二十多岁的人即使听说过《VR战士》这个名字,应当也很少有人懂得游戏的内容吧。

即便我们推出全价实体版的搏斗游戏,他们也不会为此买单吧。

原田:

确切。

即使是在游戏上花费最多的欧美20多岁的年青人,也很可能以前是没有玩过《VR战士》的。

但是这款游戏并不是把人物模型辨别率进步的高清复刻版,而是进行重制了吧。

会在这些处所投入这么多资金,令我觉得有些意外。

青木:

从角色模型到战役场地、UI,全体都进行了重新制造。

这次我们启用了《如龙》系列的龙引擎。

你也知道如龙工作室有很多善于制造写实作风角色的设计师,他们抱着“既然要做就要全力以赴”的态度,满怀信念为我们进行了制造。

但是在与作为《VR战士》IP持有者的AM2研发部进行进一步调剂的时候也是费了一番工夫。

原田:

啊。

是刚才谈到的组织文化差别那件事吧。

青木:

在AM2研发部这边“这不太像结城晶吧……”之类的看法还挺多的。

一边是“拥有高深的技巧却不太懂得《VR战士》的部门”一边是“比谁都要懂得《VR战士》的部门”,因为是这样两个部门合作开展工作,所以要在公司内部互相进行游戏的监修。

原田:

我懂。

是站在技巧角度提出的观点和站在角色形象角度提出的观点之间的碰撞吧。

青木:

是的,沟通两个部门、推进调剂的进行就是我的工作。

于是我找到了让两个部门能够相互让步的平衡点,那就是“人物选择界面中的角色图像”。

原田:

啊,是指那个预渲染的高质量模型吗?

青木:

是的,在上一部游戏中,也是因为受到时期的限制,那些“角色图像”和游戏内部实际的3D模型之间还是存在很大差别的。

但是其实在大家脑中留下很深入印象的还是那些“角色图像”。

把制造接近那个图像的模型作为目的之后,负责的设计师更好地懂得了我们想要的后果,制造的质量也一下子就上升了。

原田:

对打击特效的强化也挺有趣的。

青木:

这是我们站在电竞的角度新添加的元素。

《VR战士》寻求的是在竞赛中让观众也能清楚“现在产生了什么”的表示力,我们想做得更加更简略明了,既要做得显眼,又不能让人有违和感,我们的目的是让玩家在潜移默化中接收这些修改。

原田:

对此没有反对的声音吗?

青木:

没有。

最初我们做了很多花哨的特效,但是因为有老玩家表现 “有点碍事”,我们为此又进行了几次的调剂,才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原田:

我玩下来感到完整没有违和感。

我是在体验了大概是三个不同的战役场地之后才察觉到“哎?好像新增添了打击的特效”这件事的。

青木:

为了不过度修正让大家感到“失了本来的味道”,我们进行了稳重的调剂。

我们还邀请了参与上一部游戏制造的片桐大智,让他从玩家的角度来监修我们的游戏。

原田:

这次没有参加新的角色和技巧吗?

青木:

没有。

我们只对外观进行了调剂,没有涉及游戏平衡的修改。

原田:

有没有可能在后续更新中斟酌添加呢?

青木:

因为新作是以《VR战士5》的最终调剂版《VR战士5 最终决战》为基本,在游戏平衡上我以为已经不能再做出什么新的调剂了。

如果再添加新角色和新技巧一方面会打破游戏平衡,一方面也抬高了门槛,让新玩家更难参加进来。

在线对战的未来

原田:

这款游戏的通讯是采取P2P的模式吧。

有应用回滚技巧吗?

※回滚技巧:减轻在线对战延迟的方法的一种。

通过略去对相应延迟帧数的画面的刻画来实现画面同步。

青木:

基础上是P2P,但是现在还没有添加回滚技巧。

虽然已经被世嘉美国公司那边说了很多遍“总之赶快参加回滚技巧”了。

原田:

是的呢,很容易想象到,确定会被这样说的。

不同于2D搏斗,如果在《VR战士》这样的动画方法的3D搏斗游戏中导入确定要进行多方面的衡量,也会发生很多问题,这是不争的事实。

因为还不知道具体都会影响到哪些方面。

青木:

在推出《VR战士5 最终决战》的Xbox 360和PS3版的时候,我们还不太熟习回滚这个概念,于是我们自己为游戏开发并装配了能减少延迟的体系。

这次我们也沿袭了这一体系。

4Gamer:

请问原田先生所说的“要进行多方面的衡量”是什么意思呢?

原田:

3D搏斗游戏在产生回滚的时候对它的动画部分影响是很大的。

对于这一点,很多其他公司的2D搏斗游戏开发者都表现“影响还是挺大的”,果然对3D搏斗游戏的动画播放方法的影响还是存在的。

青木:

2D搏斗游戏的打击坐标少,确切很合适回滚技巧。

但是如果是《VR战士》的话打斗动画丧失几帧之后就会发生很大的违和感。

因此,正像原田先生所说的,要进行更多的衡量,特殊是在会对《VR战士》的动画发生很大影响的情形下。

原田:

即使都产生了回滚,在动画和初始动作的绘制等方面,3D搏斗游戏还是会比2D搏斗游戏发生更多的违和感,这一点不言而喻。

就像刚才我提到的,各公司的2D搏斗游戏开发者也对此持同样的看法。

当然,在动画相干的表示上如果采取2D搏斗游戏那样的情势应当会减少很多违和感。

4Gamer:

本来如此。

2D搏斗游戏应用的是有限动画,而3D搏斗游戏则接近于全动画。

因为是在输入指令之后角色再发出动作,如果应用将画面最初几帧去掉的回滚技巧,会更容易裸露出画面的问题。

原田:

是的呢,会有一种画面不流利的感到。

比如《灵魂才能》中刀的轨迹,因为动画的帧与帧之间全体都有线衔接,才会有那种很顺滑的感到。

如果刀的轨迹突然跑偏或者消散、甚至回退,画面就会产生相应的扭曲。

如果能演示给大家看就更好了,在这我只能举这么一个简略的例子。

在器重画面和平衡的3D搏斗游戏中导入回滚技巧的话,必需筹备要对游戏画面的表示方法等进行很多的调剂。

即使同为3D搏斗游戏,《VR战士》和《铁拳》的角色下蹲、迈步的动作长度都是不同的,因此回滚对两款游戏发生的影响也不同。

即便只是比拟这两款游戏,也不能用“都是3D搏斗游戏”这一个要害词来涵盖双方的所有特色。

4Gamer:

《铁拳》系列也是3D搏斗游戏,但是从《铁拳7》起也开端采取回滚技巧了呢。

原田:

是的,《铁拳》应用了回滚技巧,相应的我们也在监测将会产生或者正在产生多大水平的回滚。

但是在以日本为代表的网络状态良好的游戏环境中,这种现象其实不怎么产生。

因此,我们是配合着海外的环境导入了这项技巧。

青木:

《VR战士 电竞》也会每周和海外进行通讯测试,我以为对于以《VR战士5》为基本的本次的新作来说这是目前我们能做出的最佳的选择了。

如果我们要举行有观众的电竞竞赛,那就更须要如此。

世嘉美国那边的工作人员在实际体验过游戏之后也为这样畅快的游戏环境所震惊,认同了我们的这种做法。

4Gamer:

但是比如说美日之间,如果是西海岸和东海岸的对战,情形会不会更加严重呢?

青木:

不,我感到只要网络稳固就都没有问题。

原田:

对搏斗游戏来说,虽然地理上的距离影响也是很大的,但是丢包带来的影响其实更大。

如果应用丢包率低的线路,即使距离很远也可以有很好的游戏体验。

青木:

在网络不稳固的地域,请求参加回滚技巧的声音会更大一些,这一点是可以懂得的。

虽然我们也盼望将来世界范畴内网络状态会有所改良,但是这一点目前还是很难实现的,我们还会拿出更多的应对方法。

原田:

受到新冠疫情的影响,当今世界的网络通讯状态可以说是比之前更差了。

全世界范畴内通讯量的增添导致了大批的丢包。

其影响还波及到了除了搏斗游戏之外的其他游戏,有很多“最近的游戏因为更新的问题导致在线对战的都受到影响了”之类的声音。

虽然我完整没有涉及过通讯范畴,但是从整体偏向上感到还是受到了很大的影响。

4Gamer:

确切,到了晚上网络整领会变慢呢。

原田:

线上对战是真的很难,因为它会受到各种环境的影响。

例如,在日本,手机的体系升级、或者电脑体系进行大范围升级的时候网络设施本身就很繁忙。

最终甚至会导致乍一看与之毫无关系的街机对战也受到波及。

我们一直都和各大通讯公司坚持着信息的交换,不断和他们确认数据,合作来进行调剂,直到我们目的的后果。

在这场疫情之中,不论游戏和地域,网络的流利度都会因时光段的不同而产生变更。

即使是在网络设施如此完备的日本,想要保障网络的通畅也绝非易事。

青木:

而且,想要向玩家说明明白这些事情也不容易。

在我负责《边疆捍卫战》的时候也收到过很多玩家的反馈,但是其中一些是由于制造厂商之外的整体环境因素导致的,让人不知道该怎么去回应。

原田:

有一些事情在我们看来也无能为力,但是在玩家看来就是游戏的问题,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

虽然很不易,但是我们能做的也只有加倍尽力了。

青木:

比如开发能在产生问题时实时跟进的体系,在设计游戏的阶段就要把延迟问题斟酌进去等等,我们必需以网络会经常产生个各种问题为前提来制造游戏。

原田:

是的。

但是如果这样的话,你只能以新游戏会和该系列之前的游戏在游戏体验上会有差距为前进行一些让步。

就像我刚才说的,回滚技巧对动画影响很大的《VR战士》和《铁拳》,它们都是20多年前出生的游戏,想要修正基本设计十分艰苦。

现在想想,在这二十多年里,显示器变成了液晶屏幕,手柄的电路板上是各式各样的芯片,也是环境的变更才培养了如今的在线对战。

4Gamer:

随着硬件和软件的功效晋升,环境产生变更,导致延迟的因素也在不断增多。

原田:

究竟在现在的游戏引擎、渲染引擎等也存在延迟。

也会有“如果在20多年前就知道现在的情形,我就不会这么设计了”之类的想法,当然设计本身也在逐渐产生着变更。

正如我前面提到的,衡量取舍也是不可避免的,这点盼望大家能够懂得。

迈向共同活泼现场氛围的命运共同体

原田:

我想问青木先生一些关于您个人的问题,您之前常年负责《边疆捍卫战》这款街机游戏,这次您又作为首席制造人在全世界范畴内同步推出这款主机游戏。

您在10年前是不是也难以想象自己的事业会有这样的发展呢?

青木:

因为街机游戏是以日本国内为重要市场,所以每当提起“要面向全球,走向世界”这种话题都感到很难实现。

但是无论是游戏厅还是娱乐中心都不会轻易消散,我总感到还是有机遇的。

所以这次我们也推出了这款游戏的街机版。

原田:

受到新冠疫情的影响,世嘉被迫卖掉了自己的游戏厅运营业务。

我现在还记得当时那种作为我们基础的游戏厅要消散了危机感。

曾经各种各样的大会都是在世嘉的街机店举行的,也不知道今后会如何了。

青木:

其实比起业务的裁剪,新冠疫情带来的影响要更大一些。

我们盘算一边察看现状一边讨论今后的计划。

话虽如此,游戏厅真的是很特殊的空间,它即是玩家们集结的社区,同时又是联结开发者和玩家的场合。

那个好像社团运动室一样的处所就这么消散了,真的很惋惜。

原田:

不是通过实况视频而是可以亲临现场直接看到玩家们的反应……从这个角度来看真的是很可贵的处所。

青木:

你甚至可以站在他们背后,看他们是不是拿着100日元筹备投币了。

原田:

你还能知道他们什么时候要赌气了。

青木:

你可以近距离看到“他要在这时候投币了”“他要在这个时候气的锤台子了”之类的瞬间,这些都可以成为制造游戏的参考。

虽然游戏厅中的玩家社区正在不断流失,但是我们正在思考在主机游戏的在线环境中重新发明相似的玩家社区。

原田:

啊,这很有意思。

我刚才问到大赛的事情是因为我在想能不能在哪里进行结合举行,也算是对世嘉一直以来给予我的照料的回报。

因为之前世嘉曾经找到过我,说他们正在制造用IC卡、手机等保留战绩的体系,问我要不要和一起合作。

4Gamer: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呢?

原田:

是在初代《铁拳TT》推出之后,我们正在进行《铁拳4》的开发的时候,应当是在2000年前后。

世嘉的片冈先生特意来到南梦宫,来讯问 “我们正在制造ALL.Net体系,铁拳要不要也参加呢?”

4Gamer:

那个就是后来的《VR战士4》的VF.NET吧。

原田:

但是这个时候一方面《铁拳》基础上已经制造完成了,另一方面,我们公司内部反对的声音也很强烈,于是最终没能通过世嘉提出的计划。

南梦宫内部也有部门正在斟酌相似的谋划计划,另外还有人表现“如果机器装备的全体是由世嘉来负责,那么我们的营业额之类的数据都会泄漏”。

只有我们铁拳项目组的人是想要和世嘉推动合作的,当时我们在公司里受到了来自四面八方的反对。

但是后来因为南梦宫这边的动作太慢,我们实在是等得不耐心了,最终还是选择和世嘉合作,从《铁拳5》开端正式启用“TEKKEN-NET”体系,也就是和VF.NET一样的网络体系。

当时片冈先生还和我们确认过“这样两个类似的体系可能会被玩家误以为是剽窃,这样也没关系吗?”,我们答复说“比起那种事,只要大家能一起在游戏厅里玩得开心就好了。

真的是很感激世嘉的辅助。

4Gamer:

所以最终世嘉和万代南梦宫的IC卡体系实现互通是在2011年的时候。

如今科乐美和大东也参加进来,推出了统一规格的IC一卡通。

如果在《铁拳4》的时候就实现合作,可能可以早一点实现这样的统一。

原田:

但其实世嘉和万代南梦宫的合作已经算是早的了。

多亏片冈先生找到我们,我们才结成了共同推广街机游戏的命运共同体。

所以《VR战士》和《铁拳》虽然从游戏上来说是竞争对手的关系,但是在强大游戏社区这件事情上完整可以展开合作。

我们也有世界范畴的电竞游戏社区基本,这一点有目共睹。

我想回报当初的恩惠。

青木:

实在是令人感谢不尽。

说起来《铁拳》和《VR战士》合作的事情是不是在之前也被提起过?

原田:

是在Dreamcast游戏机推出的那个年代,管理层之间好像做过相似的交涉。

我突然被石川先生叫过去,他问我:“原田,你很爱好《VR战士》是吧?”

4Gamer:

石川先生还说什么了吗?

原田:

他还对我说:“世嘉说,如果我们批准在Dreamcast上推出铁拳,就可以给我们《VR战士》角色的授权。

你提过的《VR战士×铁拳》就可以实现了。

但是当时我说的“VR战士×铁拳”并不是对某个具体游戏的假想,不如说是想要和《VR战士》比一比,想要得到承认,想要在搏斗游戏界、在社会上,做到和《VR战士》比肩的一种决心。

4Gamer:

那么当时您是如何答复的呢?

原田:

我说:“在Dreamcast上推出铁拳的事情只要在游戏经营上断定是可行的我就没有问题。

4Gamer:

但是很遗憾没能实现呢。

原田:

没能实现的具体原因我也不太明白。

可能因为Dreamcast是由世嘉推出的,但是当时《铁拳》已经和索尼形成了紧密的合作关系,大概是不想打破这种关系吧。

青木:

世嘉内部当时也是一片“挺好的,合作吧!”的呼声。

原田:

南梦宫这边也是一样。

在《街头霸王×铁拳》推出的时候——当时暂定的名字还是《街头霸王vs.铁拳》——我的上司竟然对我说:“挺好的,但竟然不是先和《VR战士》合作吗?”

青木:

现在的话……应当可以合作了?

原田:

我感到可以,只要不和第一方签独占合同的话。

但是……即使公司之间的关系很好,我还是盼望游戏之间坚持互为竞争对手的关系。

青木:

当今欧美的游戏势头正盛,如果搏斗游戏之间不携起手来,市场只怕会越来越小吧。

原田:

我清楚。

但是,我想让两款游戏再进行一场认真的较量。

我想要再次看到双方精力上的碰撞,感受那种热闹的氛围,但是如果引起粉丝之间的抵触就不好了。

4Gamer:

是那种正因为彼此是竞争对手的关系,在进行联动的时候才更有趣的感到吗?

原田:

是的。

如果从这个角度来说,Dreamcast那个时候可能不是最好的合作机会。

如果在那个时候我们选择了合作,那么历史应当已经被改写了。

创新是祝愿还是咒骂——《VR战士6》的可能性

4Gamer:

关于《VR战士》系列的将来我们还想问您一些问题。

当然有很多粉丝在等待《VR战士6》。

而《VR战士 电竞》是作为重制版推出的,请问关于这一点您有什么见解呢?

青木:

在决议推出这部新作的时候,公司内部的态度分成了同意和反对两派。

其中很多都指向这部作品不是完整的新作这一点。

我是从《VR战士4》开端从事这个系列的相干工作的,《VR战士》的开发是以“新作必需要有创新,没有创新就没不应当出新作”为方针的。

我们也是一直在践行这一方针。

4Gamer:

创新吗?

青木:

是的。

在《VR战士2》中,我们第一次引入了材料贴图,在《VR战士3》中我们导入了地形高下差的概念。

原田:

《VR战士3》中的横向移动也是不容疏忽的创新呢。

青木:

是的,然后《VR战士4》则推出了刚才也谈到的VF.NET,玩家可以用卡片记载下自己的战绩。

原田:

我还记得在段位、胜率可视化之后收获了不错的反应。

青木:

在《VR战士5》中我们还参加了“VF.TV”这一强大游戏社区——现在看起来是在为电竞做铺垫的创新元素。

原田:

从起用专业选手来活泼社区氛围这一点来看,确切的确可以说是电竞的先驱了。

青木:

但是这经常在世嘉被说成是 “提前了10年”的尝试,实在是很不好意思。

原田:

就是因为这样《VR战士6》的制造才不能顺利开展吗?

青木:

每年都会提出要制造新作,但是每年都没能实现,我想确切跟这个有很大关系。

这几年公司内各部门之间始终没能拿出一个大家都满意的计划,所以新作只能一直延期。

原田:

创新不是随随意便就能实现的,尤其是随着作品一部部推出,创新的门槛也会越来越高。

正因为是传奇才会见临更大的困境。

青木:

这次的计划作为“世嘉60周年谋划”的一环被公司采用了。

《VR战士 电竞》虽然不是完整的新作,但是可以算是粉丝们真正等待的游戏回归的一个开始吧。

4Gamer:

本来如此,所以这可能会和游戏今后的发展相干联吗?

青木:

是的,并且如果我们推出《VR战士6》的话,必定会随同着一些创新点,我们会和之前一样带来令大家惊喜的作品。

原田:

如果是我的话我可能会说“如果这次的游戏能受到大家的爱好、反应好的话,我们将会持续推出下一部”,您感到这种说法如何呢?《VR战士 电竞》是否承担着试探风向这样的作用呢。

青木:

这部游戏是为了今后迈出的第一步。

本作的表示当然会成为我们的参考,但是我以为主要的是“这是不是一部我们有自负可以拿出来与其他游戏一较高低的作品”。

如果把“下载数能否到达必定目的”作为判定的尺度的话,会有一种把义务都推给玩家的感到。

原田:

确切如您所说,我个人真的盼望《VR战士》必定要推出第六部。

粉丝无论多少年都会等下去,如果出了新作,老玩家们也绝对都会回来的。

所以接下来就要看能够吸引多少10~30多岁的玩家参加了吧。

青木:

如果我们要做第6部,至少须要花上3~5年的时光。

如果这期间游戏社区范围缩小、游戏粉丝因为年纪的增加而退出,那我们将很难抓住机遇。

所以我们须要在这期间先暖一暖场,《VR 战士 电竞》就相当于播种之前的松土环节。

原田:

之前也说过了,如果有须要我也会帮忙。

可能粉丝们想象不到,其实“出售才能”也是非常主要的。

制造好的作品是理所当然的,但是如何将游戏的好转达出去,这一点加上游戏开发基础上占了一半的分量。

4Gamer:

甚至比开发破费的资金还要多。

原田:

就拿手机游戏来说,市场营销的费用比开发费用还要高的情形屡见不鲜,在欧美这样的游戏主流市场,也会让人不仅猜忌一些高质量的家用主机游戏的营销预算是不是超过了其开发费用。

也是因此万代南梦宫才会承担Arc Systerm Work开发的《罪行设备 奋斗》在欧洲/大洋洲的发行工作。

4Gamer:

啊,那个本来是这么一回事。

原田:

是的,我也参与了相干的工作的推动,去向他们提议“我们不会干预游戏的内容,请让万代南梦宫来发行这款游戏”。

《罪行设备》是可以有更好的销量的,我们必需要尽力将游戏传递给更多的人。

将游戏带给全世界的人们”这件事很大水平上依附善于发行游戏的公司以及其范围的大小。

就连像CD Projekt RED这样开发大型游戏的公司,也会将“出售、宣扬”也就是发行的工作交给我们万代南梦宫以各个地域的其他公司。

当然也可以懂得游戏公司想要自己发行游戏的心境,但是还是盼望他们能够将能量更多注入到开发创新中去。

在游戏发售之后举办大赛等运动时,我们也想尽可能和大家进行合作。

4Gamer:

就像日本搏斗游戏厂商结合会这样的。

原田:

是的。

很盼望能够此为契机展开合作。

如果我们携起手来,也能增添我们会谈的砝码。

比如和世界最大范围的搏斗大赛,也就是北美搏斗游戏竞赛之间的交涉,之前都是由各个游戏分辨去进行的。

如果能够合作的话,或许就可以进行“如果你们辜负游戏社区的等待,我们就撤下我们的游戏”这样强硬的交涉。

当然这只是我的想象。

青木:

这一点上请您务必多多与我们合作。

正因为世嘉是技巧才能很强的公司,才会呈现技巧程度领先于市场营销才能的局势。

别说游戏厂商了,甚至连娱乐行业的风潮都不知道要怎么去逢迎。

这才呈现了“提早了10年”这样的事情。

原田:

可以懂得,但是关于没有创新就无法制造《VR战士6》这一点……我还是持保存态度。

当然从开发者的角度我是可以懂得的,只是作为粉丝我心中对此还留有一些疑问。

难道回应粉丝们的等待不能成为制造新作的理由吗?

青木:

可能是我们的志向比拟远大吧。

原田:

我的想法,看起可能来比拟哲学,就是我在制造《铁拳》的时候,是把《VR战士》当作竞争对手来对待的。

既然《VR战士》是我的竞争对手,那么我就不能沿着和它同样的路线来追赶它。

要想超过《VR战士》,就要稍微放下一些自己的幻想和执着,转而关注市场和玩家的动向、营销、品牌口碑等等能够将游戏切实传递到想要它的玩家手中这样的事情。

4Gamer:

您是抱着只有不断推出续篇,才干延续IP的活气这样的想法吗?

原田:

是的。

随着粉丝的增添,IP慢慢不再属于游戏制

通过回应那些“快出下一部!”的等待,将IP不断延续下去,并在其中想尽措施不断发明出新的游戏体验,这样可以进一步进步IP的价值。

曾经有一段时光我们为了追赶《VR战士》增添了每一回合之中“猜拳”的次数,但是在那之后我们逐渐转向减少“猜拳”的方向。

关于游戏画面和音乐的作风方面,我们也是联合了欧美市场和日本街机市场的需求。

虽然看上去可能会有些扭曲,最终还是应粉丝们的需求,对游戏进行了很多改良。

青木:

其实我的感受和原田先生是一样的。

我并没有以为制造新作必定要做出哪些改革,究竟我们连那些创新毕竟是不是大家想要的这一点都不明白。

如果游戏本身已经很有趣了,就不要再画蛇添足比拟好。

但是公司里也的确存在《VR战士》这个IP“每逢新作必要创新”这样的声音。

因此我想先推出《VR战士 电竞》,再看看后续会如何发展。

原田:

在VR战士消散的这11年里,我真的非常难过。

感到一路鼓励我走过来的竞争对手不在了,我也很难持续成长了。

回想1990年代,虽然产生过一些令人不快的事情,但是其实如今我更想被人挑战。

我好想在《VR战士6》这样厉害的游戏推出之后,《VR战士》的粉丝能来和我说,“铁拳,看到了吗?原田,你学会了吗?”然后我也会奋起直追,“我要拼命做个更厉害的出来给你们看看!”

青木:

其实也不仅仅限于搏斗游戏,能拥有一个旗鼓相当的对手真的是很难得。

原田:

虽然搏斗游戏跟之前相比在数目上有所减少,但是《铁拳7》仅仅是全价就售出了超过350万部,现在销量还在不断上升,已经逼近800万部。

《街头霸王》销量超过500万部,《真人快打》的销量则逼近1000万部。

虽然各种类型的游戏都在不断发展,销量都在逐渐增加,但是在全世界范畴内能够拥有如此宏大的销量,其实是推翻很多人对搏斗游戏这一类型的游戏的印象的。

应当也有游戏是可以匹敌甚至超出搏斗游戏全盛时代的销量程度的。

当然《VR战士》也完整拥有能够一战的潜力和可能。

青木:

我也盼望是如此。

……制造一部游戏要破费很多年的时光,站在我的开发者生活的角度来看,其实我能制造的游戏的数目也是很有限的。

但是至少在最后我还是想博得一场成功然后功成身退呀。

原田:

请务必给我繁重的一击,这样我就会怀着不甘奋起直追。

青木:

《VR战士》可是曾经的霸者。

这一点毋庸置疑。

请看好了,最后我必定要赢你一场。

原田: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我可就不来加入访谈了,我要认真去做游戏了,就此绝交吧。

4Gamer:

很等待二位竞争对手今后的故事。

今天真的很感激二位。

了解更多关于原田胜弘×青木盛治:传承的哲学《VR战士》系列的未来,大头游戏网为玩家提供最新的游戏新闻、游戏攻略、单机资讯、游戏下载、游戏问答。